故人

清晨六点半

小县城街道上人声的喧嚣与车辆的鸣笛催促着新的一天的节奏

还在睡梦中的温彤自然的醒来,从床头柜上拿起遥控打开窗帘。

阳光穿过玻璃直射进房间,也洒在了被子上,使温彤又赖了会床。

起来后,梳洗完已经40分钟后了,收拾了下随身带的东西,穿好外套下楼吃早餐。

周围熟悉的口音,熟悉的味道,无一不在提醒她,又回到她的记忆深处的地方。

这个小县城距离她的村庄很近,吃完早餐,搭乘乡镇公交来到村口。

从繁华都市到不发达的小村庄,不由有些恍惚,像是在做了一场梦……

自从父母各自走了后,她就知道了以后的路只能自己一人去走。

所以她摒弃了同村的玩伴考上了县城的一中,最后从这个没落的小县城以711分打败了同一省份的95%的学生,被国内顶尖学府主动招生。

截至目前都是在按照自己的计划分毫不差。

遇见他是她的意外,所以才会慌乱不已,急忙回来,想借此稳定心中的波动。

半年前,从考场出来后,直接回宿舍简单拿了自己的行李,就义无反顾的跑去了她向往的学校的城市打工。

成绩出来后她借的领导电脑查的,分数出来后的那一刻没有什么反应。因为在分数出来前一天她就接到好几个大学的电话。

与自己考后预估的分数差不多,那时就知道自己已经迈入心中大学的校门了

一块工作的同事只知道她是学生,也没多关注,温彤也不想引起太多注意,所以还是照常工作。

直到有一天,一位邮政的工作人员手拿一个紫色的信封包裹进入她工作的餐厅与她核对身份时。

所有人才神色各异的望向她,因为包裹上的四个大字就印入每个人的眼中。

嫉妒伴着羡慕的目光不多不少的围绕着她

出成绩的当天她的名字已经打在她高中学校外墙的滚动屏上,校门上方还挂着一条横幅,顿时引起这个小县城的轰动。

高三班主任陈城在傍晚联系到温彤,才得知她去了B市不方便回来,顺便传达了校方的意思,还有当地政府的奖金。

温彤婉拒了回去的邀请,她不想被过多消费,使她意料之外的是奖金,虽然不多。至少开学前她的压力会小些。

现在她站在这个村口,主要还是想做一个告别吧……她不想再背着这个沉重的枷锁了。

严冬的空气,呼出的气息形成寒雾,周围也罕见行人,还好阳光充足,没有风雪。

温彤沿着村口直通村里的油漆道路,走了差不多10分钟左右,看到前方有几人站在一起聊天,不过,距离有点远一时看不清。

等到走近时,她也没分精力去关注是谁,径直往前走。

“温彤,是你吧……”

刚要越过旁边几人时,有个厚重沙哑的嗓音叫住了她

温彤从远处走过来时,温路生就注意到她了,刚开始他以为是别村的人来走亲戚的,温彤这半年的变化她没有注意过,但在旁人眼里是翻天覆地的,一时有些不确定,所以距离越来越近时才看清。

这个声音有些陌生,温彤还是停下脚步,一眼望去。

神色稍微变动,她记得他。

温路生

小学和初中都在一个学校,一直都是认识的,自她考入高中后,温路生并没有考上所以就直接辍学去外地打工,所以两人再没见过。

温路生一脸兴奋的喊着她,随着他的视线,周围的其余几人也都想起来温彤是谁了,

温彤扫了一圈其他几人,除了温路生还有一个熟悉的人,算是她的邻居,从小一起玩过家家的玩伴。

她才稍微放下警惕,面露微笑,主动上前

“温路生,温昊,好久不见……”

温彤腰背挺直,肤色白皙透亮逆着阳光站立在这处,自信温和的与他们打招呼,一时晃了几人的眼睛。

温昊除了欣喜以外心中也有了几分说不清的酸楚

看着这样的温彤,温路生嗓音随即降了几分,与温昊一起惊喜的看着温彤

玩笑道:

“学霸,我们都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你都不知道当时高考完咱村里都知道你了。你这变化也太大了,刚才我都差点没认出你来,”

温彤回他:“你们变化也很大”

温昊也有些不好意思,以前在一起玩时就知道温彤长得好看,没想到现在他都不敢直视她了。

他也是高中都没上完就不上了,等他再听到温彤的消息时就是温彤已经被国内TOP1的高校录取了。

周围人都在说是没想到曾经被父母抛弃的温彤竟然考上顶尖学府,这么有出息,让她父母有的后悔。

温昊不作他想,急忙搭话:

“那你现在回来是……”他知道她家的房子已经布满灰尘和荒芜,现在临近过年,忍不住想问清楚。

温彤知道温昊接下来想顺什么,也没有什么不适,自然的回应

“以后可能没时间回来了,所以这一次想回来看看”

温彤看了眼时间,想着还得去看看李奶奶,当年她一个人生活时曾被李奶奶照顾,所以她一直记挂着对她帮助的人。

“要不,你们先玩着,我想去看看李奶奶”

温昊与李奶奶是隔墙的邻居,知道她说的是谁“我陪你一块吧……正好我也想回家了”

温彤向温路生挥手再见,可能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了

与温昊一道并肩走到他们小时来回穿梭玩乐的小胡同。

还没进入胡同口,温彤就看到了那个经过风雨摧残变的残破不堪的房屋,像是在预示着她与她的父母如今的关系。

一样走向衰败

脚步停驻在原地,面色丝毫未变,双眸似是一滩死湖,深邃而又平静。

温昊这几年虽然经常路过这里,以往也没多少感触,但是看到此时的温彤,心中充满酸楚和无可奈何。

他不想温彤沉浸在不好的回忆中,所以主动转移话题

“听说你被B大录取,我们这些人都很羡慕你,从小玩到大的只有你一个走的最高,我妈和我奶奶都说你最有出息,怎么样,在那高等学府上学是什么感受……”

温彤清楚对方的性格,笑了笑打趣道:

“大学都差不多,一样得背东西和考试,不用想的太美好”

温昊听到,笑了起来

“我妈他们都在家打扫卫生,你看完李奶奶可以来我家玩会”

温彤答应“好啊”

从小就常去他家蹭饭,温彤很受他们家长辈的喜爱

温昊凝视了对方几秒,眼神有些认真的问她

“温彤,是不是……这是你最后一次回来了”心中就算有些异样,但也很清楚他们现在的距离很远,这么优秀的她,他好像已经够不上了。

她没有回答

看着面前这么朴实的他,温彤心中想的却是那个惊艳了她整颗心的男人。

原来她与温昊一样,都在仰望最不可能的人

一样的傻,也一样的固执

忽地一阵铃声响起,打破了此时的平静,是温彤的手机。

打开看到是教授,向温昊示意了下

也没避开对方直接接通:

“老师,我是温彤……嗯……GR吗?…好…那我填好发您,谢谢老师,那老师再见”

是通知她有个GR负责的本市收购案项目给他们系留了两个实习名额,其中有她一个名额。

直到挂断电话,像是在做梦,温彤身上的温度一直在升高,原本以为与他再也没有机会时。

一时有些不知所措,有些茫然,不知道她的感情会走向哪里……

可如果她不抓住这次机会的话,她知道她以后肯定会后悔的

从包里拿出iPad,直到打开邮箱中的那个有着GR标志的申请表时,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看着眼前的女孩,言行举止间无不凸显出高知女生的气质,这是自己无法企及的高度和世界。

这种无力感让他本能的后退。

温昊强撑起一丝笑意

“赶紧去看看李奶奶吧!见到你她应该很高兴”说完不作停留,怕温彤觉出异样,急忙转身离开

直到温昊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温彤眼神也没有什么变化……她知道温昊为什么这样,但她不想去探索她不想要的感情。

从小一起长大的他们,大人有时也会多少开几句玩笑,他们以后如果在一起会如何如何

可是现在,温昊早已入局,但温彤一直在局外。

她从来不会给自己设太多假设,所以对于温昊从来都不在她的假设中。

等她从李奶奶家里出来时已接近10点,她想中午就得赶回县城,班车不是很多,所以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

刚走到温昊家门口就看到他爸妈站着等她,看到熟悉的面孔使她鼻尖有些酸麻。

眼眶一时温热,泪水已积攒满了。

与婶婶抱在一起时,温彤的泪水终是没有控制住,打湿了婶婶的肩部的一块面料

“婶婶,好想你们……你们最近还好吗?对不起……一直也没来看看你们。”

温母也是心疼的泪水直流,直骂道:

“你那对不负责任的父母没有良心……放着这么好的孩子不管不问。”拍了拍温彤肩部安慰道“彤彤,他们不要你是他们的损失,你以后也不用管他们。”大声骂着的温母被温父强行与温彤拉开,和温昊一起拽进了大门

温彤的手被婶婶拉着,心中一片酸软,她想尽管没有亲人,但还是有对她好的。

在温昊家与婶婶和温奶奶说了会话,由于时间紧张,也没有留下吃饭就与他们告别。

温昊拿起外套主动说送她出去,她也没有推辞

温母他们看着离开的两个孩子,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剩一阵叹息,她心中明白如今的彤彤已经不是她儿子能够的上了

可惜有些,但更多的是对这个可怜的孩子的疼惜

温彤一直没有出声,两人一路沉默着行至到街上

必须结束了

“温昊,不用再送了,回去吧”

两个人都直视着对方,温昊心中不舍得她离开,她这一走,他永远都抓不住她了,她耀眼的让他自惭形秽。

还想执着的坚持着自己的坚持

“我想再送送你”

从考高中时温彤就已知道他的执着,他的成绩就算不适合上高中也要跟在她身后,好像只要她还在他的视线内,就还是属于他的。

温彤脸上再无任何温度,音色清脆,凉薄的道出了此刻自己最想说的

“温昊,还记得高一时我对你说的话吗?”

温昊似乎想起了什么,顿时脸色一变,心脏有些抽疼,喉咙发干。勉强挤出几个字

“我记得”

温彤知道“情”之一字,能救人也能害人。她想让他去享受属于自己的感情,所以必须切断不该有的情

“温昊,你知道的,我从来都不是一个感性的人,对于我而言,任何人都是我生命中的过客,我父母是,你们同样也是。”温彤随意的环视着街道两旁的房屋,“包括这里的一切……”音色虽然有些平淡,但是听的人却能从中感到比眼下寒冷的天气还要冷上几倍

温昊刚想张口反驳什么,但是嗓子再怎么努力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温彤似无意的加重了几重砝码,压垮了温昊最后一丝固执

“温昊你要明白,我们的终点不同。你人生的终点只到这里,而我的归途永远都不可能是这里”

温昊呆愣的站在原地,像是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她转身离开前说了最后一句

“再见,温昊”

也许再也不会有机会见了

温昊明白温彤的意思,这一句“再见”已经回答了之前他问她的那个问题

她不会再回来了

直到多年后,温昊去书店给孩子买课外书时,门口的杂志展架上,摆放着最新一期金融杂志。在封面上,他看到了温彤,还有陪在她旁边的丈夫,那个男人矜贵而又儒雅更有无数高级头衔加持,他终于明白了她的终点是在哪里。

当然这是后话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