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章

第二日凌晨五点,路樱就被唐糖叫醒,痛苦的挣扎起身,看晨起的太阳一点点突破云层,晕黄的光线一点点照应眼帘,路樱的困意随之全部消散。

看完日出,大家就准备下山回去了。路樱还是坐周熹南车走,唐糖依依不舍坐上江皓的车子,两人加了联系方式,约好一起出去玩。

而路樱至从昨晚见过周屹北并且周屹北在说了那些话之后,就再也没搭理过她,又变成一副不认识的模样。

黑化值没有任何变化,看来道歉忏悔没有任何作用。

十年后的任务目标是一点都不好糊弄了,路樱头疼。

一大早起来看日出,到家之后路樱又困了,回到家又睡了一个回笼觉,醒来之后着才觉得整个人活过来了。

时间已经到了下午,路樱拾掇拾掇好自己,美美地出门了,任由那对母女在楼下冲她翻白眼,阴阳怪气。

一路集团楼下,这次路樱要求见的是裴珩,她事先已经在微信上跟人约好了,这次跟前台一说,人就放她上去了。

路樱拎着自己打包好的下午茶,气势昂扬地上去了。

裴珩办公室在顶楼。88层,好一会儿才到。

出了电梯,已经有一位秘书等在那了,见她出来,立马上前一步,“路小姐,这边请”

路樱微笑着点点头,在秘书惊艳的目光下淡定迈步走出去。

“裴总让我带您到这里等”女秘书将路樱带到一间办公室前停下,交代完就离开了。

路樱敲门,随着一声“进来”走了进去,男人正专心致志地看着手中文件,并未抬头看她。

裴珩还真是懂她心思,知道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直接把她带到她想见的人面前,路樱心里偷笑。

“好巧啊,我顺便路过这里就想着给你们带点下午茶过来,喝杯咖啡,吃点东西吧”路樱走到一旁的办公桌旁,轻声开口。

男人这才抬头看向她,微微皱眉,眼神里几分不耐烦之色,路樱假装没看见。

将咖啡,甜点一一摆放在桌子上,“我特意排好久队买的,听说这家的咖啡甜点特别好吃,你尝尝?”

“你怎么进来的”不耐烦的声音响起。

“就走进来的啊”

答非所问,男人便不再开口,只是看着面前摆放的东西皱眉。

“你要不试试,我特意买来的”路樱将咖啡端到周屹北面前,示意他喝。

男人只是不耐的偏过头,顺手将放在他面前的咖啡打到一边,滚烫的咖啡洒落在路樱手上,路樱被烫得一个激灵,手也条件反射的扔掉了咖啡,咖啡顺势砸到桌面。

周屹北眼疾手快的后退开来,避免了自己被烫到,但桌子上的东西却无法避免开,全部打湿了。

路樱手被烫红了一片,眼睛也跟着红了,还没来得及开口,已经被拉进了一个隔间,男人的大手抓着她的手,在冷水下冲了起来。

路樱受伤的心,这才好转一点,好在不是完全丧失人性。

心里委委屈屈,想到自己现在是戴罪之身,也不好再继续委屈下去,毕竟她也把文件给打湿了。

“对不起,我没拿稳,害你那些文件都打湿了”

路樱的角度看过去,只觉这个人好像又生气了,脸紧绷着,一言不发,周身散发着冷郁的气息。

冲了好一会儿才停下,周屹北放开她的手,又走了出去,路樱也跟着出去。

就见周屹北正收拾那些被打湿了的文件,文件已经湿透了,杨秘书很快进来。

杨旻惊讶地看着站在办公桌旁小媳妇似的女人,大概是惊讶的表情太过明显,老板突然冷冷地朝他看了一眼。

杨旻一个激灵,立马端正身板,变回平日那个尽职严肃的秘书。

“把这些拿出来,再这些文件都重新送一份上来”

“是”

杨旻拎着一堆湿哒哒的文件离开,办公室内又只剩他们两个人。

这哪是表达诚意,这是砸场子吧。路樱内心有些打鼓,今天大概是不宜出行,她想先撤,明日再战。

“对不起”路樱又巴巴地说了一句,小媳妇似的。

周屹北眉眼突突地跳,简直不知道是折磨谁,良久才吐出一句:“这就是你说要道歉的诚意?”

路樱心里一紧,她也没想着这样啊,“要不,我重新下去给你买杯咖啡赔罪?”

刚说完,路樱只觉得面前男人的脸色更差了,如若刚刚还是嫌弃她累赘的表情,那现在就是恨不得将她扔出去了。

这时,办公室的门又突然被推开了,路樱一看,救星啊。

周熹南如往常一样,没事就往他表哥办公室跑,只是今天一进门,就见到路樱也在,还满脸感激的看着他。

这时被他表哥给为难了吧,周熹南内心立马燃起熊熊英雄救美之心,美女有难,他岂能坐视不理。

“表哥,路樱,你们这是怎么了”周熹南故意问,还偷偷给路樱眨眨眼,传达眼神。

一旁的周屹北脸立马就黑了,“你来干什么”语气一如既往的嫌弃。

“我这不是没事来看看你吗,没想到路樱也在,你们是在商量事情?”周熹南又询问似的看向路樱。

路樱立马接过话头,“没事没事,我刚好路过这里,就买了几杯喝的给你哥他们送上来”

“这样,那路樱你等下忙吗,我刚好准备去找你开黑,要不要一起,我们去外面,就被打扰表哥工作了”

“不忙,不忙,走走走”路樱迫不及待想要离开。

“那表哥我们就不打扰你工作了,先走了”周熹南随口打声招呼,见表哥脸色跟锅底有的一拼也没在意,他表哥平常也是这样的,他早就习惯了。

周屹北站在一旁一动不动,就冷冷的看着他俩。路樱心虚,只想赶紧逃离现场,也只能顶着某人冷冽的眼神,弱弱开口:“那个我就不打扰你工作了,我也先走了,你忙”

俩人顶着后背冷冽的视线,夹着尾巴地逃离现场。出了办公室,路樱这才大出了一口气。

黑化后的周屹北气场太强了,她招架不住啊。

周熹南站在一旁笑出了声,“原来你现在这么怕我表哥,一点也不像从前的你”

路樱白了他一眼,那时候的周屹北多乖,又奶又乖,打骂不还手,就是个乖乖仔,哪像现在,动不动就释放冷空气,冻死个人。

“你不怕?”

“呃。。。怕”周熹南扰扰头,心虚道。

两人难兄难弟似的,结伴逃离大厦。

路樱从周熹南那搞到了周屹北联系方式及微信,好友申请发送过去,迟迟都没有回复。

路樱有些心塞,看来某人还是拿她当陌生人。

短暂的心塞过后,被游戏给瞬间治愈。

路樱跟周熹南两人大概是有了共同惧怕的人,说话变得更加肆无忌惮,两人俨然已经成了兄弟。

周熹南一个劲地像路樱吐槽周屹北这些年来是有多变态,多不近人情。

路樱虽然没有见证过,但是却非常的赞同。两人的话匣子一下子打开,滔滔不绝。

晚上周熹南送路樱回家,俩人俨然成了好姐妹。

洗漱躺在床上,路樱手机浏览了娱乐新闻,她关注了南绾绾,没事就会去刷一刷南绾绾相关新闻,毕竟是女主,总要关注关注,指不定对她任务也有帮助。

刷了会儿新闻,路樱又自己玩了两把吃鸡,又被杀了之后,路樱丧气的退出游戏。

却见突然跳出来一条陌生消息:【ZYB:出来】

路樱看了看,这好像是周屹北?路樱大惊地走到窗边,看到楼下不远处停留了一辆黑色的宾利,车前站着个人。

路樱来不及思考过多,担心周屹北等了太久,连忙穿上鞋就跑出去了。

夜晚黑黢黢的道路在昏黄的灯光下,隐隐照出了周屹北的轮廓,正抽着烟。

路樱靠近时,周屹北突然转过身面对着她,让路樱差点惊得撞上。

“你来是找我有什么事吗?”

“这个拿去”周屹北将手里的药膏递过去。

路樱接过,是烫伤膏。

“我的手已经没事了,你不用这么麻烦特意跑一趟”路樱大大咧咧道。

周屹北没说话,拉起路樱右手,手背上还是有红红的印记。

“没事了,看着红,但是我已经感觉不到疼了,明天就消下去了”

“老实点”男人加重语气,拿过药膏打开,将药膏一点点涂抹在红印上。

片刻后,药膏还回来,“记得涂”

路樱傻楞着,“哦”说完才反应过来,“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个?”

男人疑惑的看了她一眼,像是在说不然还能有什么。

路樱心下安定,见男人不生气了,立马又腆着脸,笑着开口:“你有什么想要我做的,或者我帮忙的吗,为了弥补我今天范的错,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男人往后退了一步,像是嫌弃她的没脸没皮,定定地看着她,就在路樱快要装不下去,破功的时候,才终于听到面前的人开口。

“那你明天来给我打工一星期当作弥补”

说完,男人就往车子走去。

路樱重重的应了声,“我明天就去你那报道,一定好好给你干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