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

西都大酒店顶层套房内,周祁将许攸然推至一排落地衣架前。

衣架上整齐陈列着一排华丽礼服裙,分别是:芋泥紫的手工绣花薄纱抹胸裙,金黄色包臀女神裙,灰蓝色水袖仙女裙,深空蓝公主裙,绿野仙踪无袖礼裙以及星光闪闪的天空蓝柔纱裙。

许攸然打眼扫过这一排重工重金礼服裙,皱着眉头疑问,“干嘛?”

周祁握着她双肩,俯首贴近她耳边轻声道,“专门找棋枂高定为你定做的,选一款喜欢的吧,毕竟是我们俩的第一个情人节,值得重视。”

许攸然点头应道,“嗯,裙子都很好看。”她又转头问他,“重视是重视,有必要这么正式吗?”

“有!当然有!”周祁强调说,“今天你是女王大人。”

“额…”

许攸然哼着声音表达犹豫时,周祁晃着她肩膀催她,“快点啦,选一件去换衣服。”

“我们今晚不回家了吗?”

“在这儿过夜。”

“那换睡衣不舒服吗,干嘛还要换裙子呀…”忙了一天,她只想舒舒服服穿上睡衣。

“乖啦,再不听话我帮你换衣服喽。”

周祁说着脱她的西装外套,许攸然赶忙避开,“我来我来。”

她从衣架上取下最前面的星光裙,“就这件吧。”

周祁满意微笑,很悠闲双手插兜,点了点下巴示意她卧室的方向,“去换吧。”

“那你等我。”

在她换衣服的间隙,他呼叫酒店服务员开始准备上餐,也拿出一早就准备好的玫瑰花藏于身后,再悄悄来到卧室门前等待。

换好衣服的许攸然刚一打开房间门,一大捧玫瑰花挡在她眼前。

周祁侧过脑袋看着她,调皮道,“主人,情人节快乐。”

“好,谢了,你可以帮我拉一下拉链吗,拉链设计的太隐藏了,我一拉就带到裙纱了。”

“哦,好。”周祁对于她接收鲜花的冷淡反应有点儿懵,寻思她难道不喜欢鲜花吗?

许攸然去抱他手里那一捧巨型玫瑰,刚接过,她又给他塞回去,“好沉,你拿着吧。”

随即,她推开他让开,走到宽阔的地方侧过身体露出半拉着衣链的后背。

周祁放下花捧,眼神流连于她的侧颜,丝绸般的黑亮长发斜斜搭在肩膀被她在前面困住,半开的礼裙露出她一半的脊椎骨,纤薄后背让人难以平静。

他信步过去揽腰抱住她,埋头于她颈肩,深深吸闻她身上的淡淡体香。

“干嘛?”许攸然嫌弃道。

“我在想,是先吃饭,还是先吃你?”

许攸然给他一击肘击,“快点帮我拉拉链啦。”

周祁这才乖乖为她拉上。

他握住她双肩将她转过来面向自己,不由自主亲吻她,随即一笑,牵着她的手往餐厅走。

忽然地,房间里所有的灯光熄灭,许攸然一惊,在他推开餐厅双开门后,里面温暖的烛火令人眼前一亮,华丽的装饰在摇曳烛光中闪耀,给人一种走进童话古堡中的错觉。

周祁侍候她坐好,自己则在她对面坐下,长方形的餐桌尽头,是一面落地的格子窗,窗外城市灯光璀璨,暗夜深空有杳杳星光。

“烛光晚餐?”许攸然随口说说,也没等他,便先开动了。

再隆重的庆典仪式,华丽热闹的派对,华服与浓妆,鲜花与惊喜,曾经她所追随的一切形式主义,都在还债的这些年被消磨没了。

周祁切好牛排递到她面前,“准备的有些仓促,主人还满意吗?”

“嗯…”许攸然意味深长哼着调调,扎起小块儿牛排送入口中咀嚼,咽下后这才又说,“周祁,谢谢你准备这些,我们下次可以朴素一点儿,情人节嘛,关键是跟你在一起过是最主要的,其他都不重要。”

周祁痴痴望着她,一时说不出话来。

她是她,又不是她,是比过去更成熟懂事的她。

可是懂事,分明是多么无奈的选择呐。

“许攸然。”他呼唤她的名字。

许攸然忙着填饱肚子,困惑抬头,“怎么啦?”

“你就是要天上的星星,我也会想法设法给你弄下来。”

许攸然浅浅微笑,“心意我收到啦,不过呢,我可没有那样的愿望。”

“那你的愿望里,有没有关于我的?”周祁小心翼翼试探问道。

许攸然放下刀叉,收起手臂凝望烛光魅影中的他。

“周祁,我的第一个愿望是,希望父亲早日出狱一家团圆。”

“第二个愿望,还清债务一身轻松。”

“第三个…”她停顿下来,咽了咽口水,觉得那是心里分量十足的话,她深吸气提起勇气,继续道,“第三个愿望,希望你是我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男人!”

周祁立即接她话,深情款款郑重其事,“许攸然,我爱你,此生不负。”

许攸然数秒不语,很动容,又笑脸掩饰道,“吃个饭,干嘛搞的这么煽情。”

周祁微微一笑,与她玩笑道,“好吃吗?是不是没有冷叔做的好吃?”

“对了,最近忙也没问阿姨跟冷叔他们怎么样,他们应该也在过情人节吧?”

“嗯啊,我妈说她应该会跟冷叔领证,她还时不时催婚我…”说完,他抬眼偷看她一下,一边吃着美味佳肴,一边集中心思等她回答。

许攸然喝了口高脚杯中的红酒,一口便让她脸色难看,还是喝不大习惯酒。

她盯着杯中红色液体道,“这酒劲儿这么厉害的吗,嗯…催婚,我没想过,但是未来老公要是我追了两年的男神的话,那倒也不错,反正我不吃亏。”

周祁喜笑颜开,激动道,“你答应啦?”

许攸然装糊涂,又呆愣的眼神看着他,“什么?你说什么?”

“你别耍赖啊你,刚才分明答应我了。”

“再说吧,我们来日方长,从长计议。”

“许攸然,说到做到能不能说话算数?不抛弃不放弃不一声不吭的离开。”

许攸然认真道,“那你也说话算数,喜欢就是喜欢,不要不清不楚不明不白。”

周祁深情对视她,“我喜欢你,我爱你,从大三你来找跟我提出做你男朋友那时起,我就喜欢你了。”

“可你那会儿分明说讨厌我这种人。”许攸然委屈道。

“对,每一句拒绝你的话都是一遍又一遍的我喜欢你,拒绝你有多狠,我就有多喜欢你。”

许攸然忽然鼻子一酸,抑制不住眼泪,她吸吸鼻子哭笑道,“你变态啊你。”

周祁也湿润了眼睛,“对不起,错过了你这么多年。”

“没什么好对不起,我才不要让你看到我狼狈的样子…”她别过脸,手指快速扫过眼下不争气流出的眼泪。

“对不起,再也不会错过你了…”

“哎呀,打住打住。”许攸然起身站起,双手叉腰,故作轻快问他,“我吃好了,还有什么项目吗,接下来你不会想要跟我睡觉吧?我告诉你啊,我们要做全世界最与众不同的情侣,我们今晚不睡觉。”

周祁收敛情绪,浅浅笑着,满眼宠溺看着她,“好,都听你安排好不好?”

许攸然环顾四周,“先开个灯吧,太黑了,我们又不是在露营。”

周祁随即给酒店经理发了个消息过去,没一会儿工夫,房间里灯光全又亮起,晃得人眼睛一时适应不来。

许攸然背起手走到窗边,眺望城市夜景。

周祁单手撑在桌上支着脑袋,懒洋洋看她背影。

就这么安静了许久,彼此不说话气氛也和谐。

周祁忽然问,“攸然,这里有临窗浴缸我们要不要一起泡澡?”

许攸然猛的回头瞪他,“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你想到哪里去了,只是一起泡澡而已。”

许攸然不可思议走近他,质问道,“你装糊涂是不是,你一大男生跟我一女孩子泡澡,居心叵测啊你!”

“啊?”周祁装无辜,举起左手做投降状,“我真的没有想要做什么,只是邀请你共浴共赏明月而已。”

许攸然双臂交叉,“拒绝,你怎么想我能不知道?”

周祁继续无辜,“好吧,不信任我是吧。那你自己泡吧,我在一旁服侍你。”

许攸然努着嘴巴,对他此番言语无语又无奈,可都心知肚明。

她转身离开,淡淡道,“谁控制不住谁是小狗!”

月色醉人,轻纱曼舞,落地窗前古典搪瓷浴缸里,周祁一梳又一梳为她细细梳理长发。

“眼见着你头发长长了。”周祁故作平静道,而身体因为不平静而紧绷着。

“对啊,给你打工都没空去剪头发。”

“那就不剪了,等头发齐腰的时候我们去领证吧。”

“不…”

她话没说完,被他强行扭过脸以吻封缄,“不什么?”

“不…”

许攸然又没说完,被他封唇。

“还要说吗?”他暧昧的口吻威胁问。

许攸然看着眼前湿漉漉的他不禁吞咽,避开慌张失措的眼神,难掩已经红晕了的脸颊。

周祁笑笑,坐的离她更近,“主人,把手给我。”

“干嘛?”

“该涂沐浴露了。”

许攸然稍感困惑,又害羞到脸红心跳,她怕他乱来,怕他的手指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周祁贴近她亲昵道,“想什么呢,快把手给我。”

许攸然慢悠悠抬起右手,抬手瞬间被他握住,没有涂沐浴露,而是给她戴上他早已准备好的戒指,在无名指。

她收回手一看,无名指…这让她有些不知所措,猛然回头要质问他。

周祁不给她开口说话的机会,再次以吻封缄,抱起她坐在自己腿上,疯狂热吻。

许攸然寻着机会抽离,“说话不算数,你是小狗!”

他抱她起来,往床上走去,“我不是你的大狗狗吗?”

“唔…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